中医草药医疗
科普知识平台

长年湿疹,阳萎早泄的中医治疗医案

李xx,男,49岁,成都市干部。1976年8月12日初诊。

自诉:患湿疹自七、八岁时起,到现在已40多年,主要在手指和脚趾间,剧痒,搔抓后感染,中医称为脓疱疮,每年必发,过去多在五、六月或六、七月,近数年逐年提前。三、四月就开始发了,解放以后主要是西医治疗,注射氯化钙和葡萄糖酸钙,1953年我专门找了皮肤科著名专家,他说现代医学对湿疹尚无根治办法,权威都是这样说,根治的想法自然就放弃了。1960年以后身体特别不好,湿疹发得也就特别厉害,好了一批又生一批,经常去医院打针、每次我都要问医生是否有根治办法,我想现在已是70年代末期了,医学的发展似应解决这个问题了,但医生摇头者多。最近一位医生建议我找中医试一试。

检查:诊脉沉弦弱,两尺尤甚,舌质淡,舌边齿印深而且多,长期便溏,夜多小便。眠食尚可,喜静恶动,阳萎早泄。

辨证:脾肾两虚。

治法:健脾补肾。

处方:慢性病达40余年,当以丸剂缓图,不可急于求成。

薏苡仁100克 黄芪100克 党参60克 白术60克 茯苓30克 山药60克 莲米60克 白扁豆60克 菟丝子60克 枸杞子30克 北五味子60克 车前子30克 地肤子30克 蛇床子30克 覆盆子30克 沙苑子30克 砂仁20克

上药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9克,每日早晚各服一丸。感冒忌服。嘱其如无其它情况,可连服三剂,不可间断。

1977年4月10日二诊:服上丸剂三剂,大便渐成形,体重由原来的109斤增加为115斤,精神比过去好些,阳萎也有好转,湿疹到现在还未发,而去年四月初就发了。

处方:上方加苡仁、黄芪、山药各150克,白术120克,加炙露蜂房30克,当归30克,熟地30克,为丸续服,服法同上。

11月3日三诊:上方又服三剂,只在八月足大趾丫发了两个水泡,没有管它,除坚持服丸剂外,未服任何药,也未打针,现在大便虽是软便但已成形。食欲很好,体重又增加10斤。

处方:在4月10日方基础上加仙灵脾30克,巴戟肉30克,泽泻30克,防风60克,为丸服。

1978年5月15日四诊:患者称:服上丸方三剂,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一是湿疹未发;二是阳萎有明显好转,并在二月结了婚;三是慢性鼻炎不知不觉的好了。过去每年“国庆节”以后就张起口呼吸,要“五一节”以后鼻子才通气,现在好了;四是肛周炎、肛门湿疹,没有治它也好了,过去几乎是天天擦药;五是经常感冒,经常吃感冒药,这一年多没有感冒过了。极表谢意,并问今后之策。建议再服丸药一年。

1992年3月介绍另一病人前来就诊,方知湿疹愈后至今已十余年未复发,身体非常健康,除每年上半年、下半年各服丸剂一料外,又在炼气功云云。

按:脾主湿,脾失健运,湿从内生;脾主四肢、肌肉。脾与胃,脏腑相连,经络互属,一脏一腑,一阴一阳,一升一降,共居中焦而操转枢之权,是气血生化之源,是升降出入气化运动之始,而为后天之本。脾胃功能正常,则人体气血充足,各脏腑组织结构完整,功能活动健旺。正气旺盛,则身体健壮,抗病能力强,外邪不易入侵;相反,则运化失司,气血乏源,必致体弱而诸病从生。故李东垣《脾胃论》说:“内伤脾胃,百病由生。”从现代免疫方面研究初步表明:脾虚患者,免疫能力的指标多呈低下。有些健脾药确能增强白细胞吞噬力,提高血浆凝集素滴度,提高T淋巴细胞比值及淋巴母细胞转化率。今病者两手脉沉弱,舌边齿印深而且多,长期便溏,是为脾虚湿盛,湿郁久则化热生虫;长期便溏固为脾虚,但肾阳虚则釜底无薪,不能腐熟蒸化,亦有密切关系。何况患者长期阳萎早泄,性欲低下,丧偶12余年,不思续娶,足征肾阳虚衰。

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脾肾亏损,五脏六腑亦莫不呈退行性变化,正气日衰,邪气日张,宜其湿疹日益发展,而诸病蜂起也。扶正祛邪为治疗根本之法,从脾肾着手,则又是根本之根本。方用参苓白术散加减,重用黄芪、苡仁健脾胃、扶中气,黄芪、党参合诸子缓健肾阳以扶元气。治疗此类病症,须先用和平之剂,待其脏腑调和,形体渐安,然后逐渐投以猛药厚味,虽染沉疴,亦可渐起。故首战告捷之后,加露蜂房合蛇床子、地肤子以解毒、除湿、杀虫;三诊时加仙灵脾、巴戟肉,进一步温肾扶阳。由于患者认真对待和密切配合,40余年之痼疾终获痊愈。

赞(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