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草药医疗
科普知识平台

心梗的中医治疗医案

患者,男,82岁,本村人,1998年夏,突发昏厥,大汗淋漓,面鼻发青,口唇发紫,脉细欲无,四肢冰冷,心下痞硬如烧饼大小。疑为心梗所致的休克,街坊邻居相聚于门外,准备后事。向家属交待病情,表示理解,恳请尽心救治,虽死无怨。测血压,收缩压70mmHg,舒张压测不到,嘱枪药一撮(约10g),温烧酒送服。我便回诊室取药。我的本意,是木炭、硫黄、火硝配制的黑枪药,家属一时难寻,竞将步枪子弹中的枪药服下,服后呕吐少许稀涎,也无其他反应。输脉通500ml,加氯化钾10mg,能合2支,未用其他西药。中药为附子理中汤:炮附子50g,太子参30g,干姜30g,苍术30g,甘草20g,加水1500ml,煎取500ml,频频服用,3昼夜共服药5剂,四肢转温,面色红润,冷汗已止,血压120/70mmHg。减中药剂量,则血压下降,仍用前量,则病情稳定。

1周后,到县中医院做心电图,见广泛前壁、侧壁心梗,兼房室传导阻滞。仍回家治疗,停止输液,仍用附子理中汤治疗,剂量渐减。

20天后,能下床活动,饮食近常人,心下痞硬消失。继发下肢浮肿,阴囊尤甚,如猪膀胱盛水,楚楚而动,无咳喘,能平卧,饮食正常。按皮水处治,以防己茯苓汤加苍术、杏仁,服用25天,阴囊浮肿消失,下肢消退至踝部,脚面浮肿不能尽消,加双氢克尿噻1片(25mg),仍用防己茯苓汤送服。次日浮肿全消,停一切药物,半年后随访,浮肿未复发。

后记:此患者4年后死于呼吸衰竭,享年86岁。

讨论:心肌梗塞服枪药,是太老师张大昌先生的经验,后与师伯言及此事,师伯说,曾见太老师笔记,方后小注,于弹药更好。但我仍然认为木炭配制的黑枪药为佳,因不知步枪子弹药是何成分,不宜贸然使用。

虽治疗的始末用过西药,从整个治疗过程来看,基本上是以中药为主的。输一瓶“极化液”是出于为家属考虑,这么重的病,不去往院还能以不宜搬动为由来搪塞,只喝一点中药,一天不足十元钱,也显着太不孝了吧。这里的输液和大多数中西医结合者西药用全再加一剂中药的用法一样,不过是点缀和摆设而已。

在刘力红博士的《思考中医》里也提到过有关心梗的话题,刘博士说:“我经常打一个比方,比如一个心梗的病人,心梗发生了,你会往哪个医院送呢?是往中医院送,还是往西医院送?我看100个人会有100个要往西医院送,也许张仲景在世,他也会建议你送医科大附院,而不送中医院。凭着这个,搞西医的人个个挺胸抬头,搞中医的人个个垂头丧气,以为中医确实糟糕,自己入错了行。如果这样比较,,那中医确实不怎么样,要甘拜下风。但是,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去思考,我治的这个病人,我治的这个冠心病,根本就不会发生心梗,乃至根本就不会发生冠心病,我是使它不发生,你是发生了后去救治,这两个如何比较呢?对国家,对家庭,对患者个人,哪一个更有利益?”

我不大同意刘博士的这种说法,并不是不相信一个好的中医可以预防疾病的发生。因为这种预防工作之前没有明确的诊断,什么是将发生心梗的指征,之后病人健廉了,没有发生心梗,也不能证明是我们药物干预的结果。因此有这种能力的医生,不会轻意地宣扬这种本领,以免落个“江湖骗子”罪名。只是找个可以让患者接受的理由,让患者服药,脉象转变了就停药,不会告诉患者,我预防了你的某某病。所谓“圣人无功,至人无名”。对于心梗,中医也不是没有相应的治法,只是现在对中医有信心的病人少了,人心不古,动不动就要追究医生的责任,打官司索赔。所以许多有真本事的也不得不明哲保身,如同《洄溪医案》中的法丹书。下面录下这则医案:“松江王孝贤夫人,素有血证,时发时止,发则微嗽,又因感冒变成痰喘,不能著枕,日夜俯几而坐,竟不能支持矣。是时有常州名医法丹书,调治无效,延余至。余曰:此小青龙证也。法曰:我固知之,但弱体而素有血证,麻桂等药可用乎?余曰:急则治标,若更喘数日,则立毙矣。且治其新病,愈后再治其本病可也。法曰:诚然,然病家焉能知之,治本病而死,死而无怨;如用麻桂而死,则不咎病本无治,而恨麻桂杀之矣。我乃行道之人,不能任其答,君不以医名,我不与闻,君独任之可也。余曰;然,服也有害,我自当之,但求先生不阻之耳。遂与服。饮毕而气平就枕,终夕得安。然后以消痰润肺养阴开胃之方以次调之,体乃复旧。法翁颇有学识,并非时俗之医,熟知而不能行者,盖欲涉世行道,万一不中,则谤声随之,余则不欲以此求名,故毅然用之也。凡举世一有利害关心,即不能大行我志,天下事尽然,岂独医也哉!”

将此案中的“治本病而死,死而无怨;如用麻桂而死,则不咎病本无活,而恨麻桂杀之矣”。换成:就西医而死,死而无怨;就中医而死,则不咎病本无治,而恨中医杀之矣。两者是何其相似!我理解法丹书,更敬重徐灵胎。再回到心梗的问题上来,家属如果只是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会让他们尽快到医院去。但此时患者的子女,对我信任不疑,对病情理解,要我“死马当活马医”,我怎能轻意放过这样的机会。更不能卖“后悔药”给患者,告诉人家如果早点让我治疗就不会发生心梗了。我觉得,中医不要盲目地向那些不信的人宣传,应努力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对信任我们的患者,提供经济有效的服务,用疗效说话;用事实说话。

用附子理中汤治疗心梗,是因其有脉微肢冷、心下痞硬这些症状和体征,千万不要当成心梗的特效药方。

当前对中医药的认识有两个极端,一是认为中医药历史悠久,上及天文,下及地理,无所不能,而自我崇拜、自我陶醉;一是认为中药的效果来自心理暗示,只能治一些慢性病、无关紧要的病。以上观点,均不利于中医药的合理利用和发展。战场上杀敌,须将生死置之度外,医生临大症,也应将利益得失置之度外。保持一种尽人事以待天命的“平常心”,是一个临床医生应有的素质。

——本文摘自《经方杂谈》

赞(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