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草药医疗
科普知识平台

中风偏瘫的中医治疗医案和治疗体会

翁×,女,53岁,工人,1983年10月4日初诊。

辨证:宿病风心二狭二闭。8月18日,中风右侧上下肢瘫痪,言蹇,舌红绛,脉沉细尺部独弱,左关略弦,肝肾阴虚,风邪内动,络脉瘀阻,拟养阴熄风,通络化瘀豁痰。

处方:生地18克,生白芍15克,龟板30克,鳖甲30克,牡蛎30克(后3味先煎),郁金12克,麦冬15克,地鳖虫9克,竹沥1支(冲),天竺黄9克,僵蚕9克,地龙9克,赤芍9克、全蝎3克、桃仁9克。7剂,

10月11日二诊;药后右上肢稍感有力,右下肢在搀扶下也能开步,舌转淡红光剥,脉沉细、尺部独弱。拟益气养阴、熄风通络化瘀。

处方:生黄芪24克,生地18克,生白芍15克,竹沥1支(冲),天竺黄9克,僵蚕9克,桃仁9克,生牡蛎30克(先煎),珍珠母30克(先煎),地龙9克、地鳖虫9克,郁金12克、赤芍9克,全蝎3克。10剂。

10月22日三诊;右上肢略能抬举,右下肢活动较前大为便利,已能出声,舌淡红光剥,脉沉细结代尺部独弱。以上方加法半夏9克,7剂。

10月29日四诊:药后右下肢活动基本恢复正常,已能发双音节词句,右上肢抬举较前提高。舌淡红苔薄、脉细结代,继服原方7剂。

11月5日五诊:已能开步行走,右上肢能举过头,可以讲简短语言,舌淡红苔薄,脉细结代。原方加丝瓜络12克。7剂

11月12日六诊:右下肢瘫痪,进药后已见恢复,唯右手指活动尚差。舌蹇转能言语,舌红稍退,脉细结代,再拟益气养阴,通络化瘀。

处方:生黄芪40克,生地18克,赤白芍各9克,淡竹沥1支(冲),天竺黄9克,僵蚕9克,桃仁9克,地龙12克,地鳖虫9克、竹茹12克,郁金12克,全蝎3克,法半夏9克,丝瓜络12克。7剂。

11日19日八诊:再拟益气养阴,活血通络豁痰。上方减地龙,郁金,丝瓜络,加醋炒鳖甲30克,醋炒穿山甲5克。7剂。

11月26日九诊:右手抬举较前有力,语言比较通利,舌红脉促,自感心悸,再拟养阴通络,活血豁痰:处方:炙甘草9克,生地18克,麦冬9克,桂枝3克,阿胶9克(烊冲),茯苓10克,桃仁9克,赤白芍各9克、党参24克,地鳖虫9克,僵蚕9克、淡菜12克、淡竹沥1支(冲),红花5克,生黄芪18克。7剂。

按:患者素体肝肾阴虚,心液不足,以致风邪内动,瘀阻经脉,发为本症,初诊舌红绛少苔,半身不遂,急拟三甲滋填肾阴以熄内风。用生地、白芍、麦冬养心液,益肝阴;地鳖虫、全蝎、赤芍、桃仁、郁金、地龙活血化瘀通络,佐以竹沥,僵蚕消痰清火,宣通经隧。二诊舌转淡红,原方加生黄芪益气,以增通络化瘀之功;九诊针对心悸脉结代加炙甘草,阿胶养心液,固本元,以防重蹈覆辙,药后诸症悉减,惟手指小关节活动未能恢复,究其因,多为治疗失却时机,致气阴两亏,瘀凝脉络使然。

  治疗体会

1、神志昏迷的治疗:神志昏迷多见于中风重症,该证来势迅猛,多因风阳失潜,痰火上壅,清窍失灵所致,治疗应急拟凉肝熄风,豁痰开窍为先,常用安宫牛黄丸清心开窍,羚羊钩藤汤凉肝熄风。

2、言语蹇涩的治疗:言语蹇涩大多系痰阻舌本所致,故常用天竺黄、淡竹沥、制僵蚕、胆星、竹茹等豁痰之品,对言语恢复确能收到一定的疗效。

3、偏瘫的治疗:偏瘫的治疗较费时日,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对中风后遗症——偏瘫的治疗确有一定的疗效。但如用之不当,或过早反有贻误病情之弊,初期应施以凉肝熄风,消痰清火,稍佐宣通经隧之品,俟肝风逐渐平熄,再转拟益气养血,豁痰活血通络之品,如初期起用甚至重用黄芪甘温助热之辈,则肝风更为扩张,痰火越加上壅,反使病情加重。

赞(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