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草药医疗
科普知识平台

子宫绒毛膜上皮癌的中医治疗医案

张XX,女,36岁,河南省安阳市人。于1978年12月10日诊治。

主诉:下腹部肿块已有月余。

因患者产后三天情志恚怒,继而在少腹部出现一肿块,约鸡蛋大小,少腹颜色正常而略高出皮肤,肿块发展迅速,半月余即增至拳头大,曾在市某医院、地区某医院会诊及细胞学检查,均确诊为“子宫绒毛膜上皮癌”,并建议到外地治疗。

临床表现:患者精神萎靡,面色干黄,身体羸瘦,精神抑郁,时而烦躁易怒,胸腹胀满,不思饮食,四肢困乏无力,时而低热感。下腹由脐至耻骨联合部,坚硬如石,少腹中间有拳头大肿块,高出皮肤,皮色正常,推之不移,按之坚硬,重按有痛感,阴道有不规则出血,舌质黯红、苔薄白,脉沉涩无力。

诊断:血症。

治则:活血逐瘀,消肿散结。

方药:水蛭(炒黄研末)9g,雷丸(为末)9g,桃仁15g,红花9g,大黄9g,芒硝(冲)9g,桂枝9g,甘草3g。

方义:方以破血逐瘀之水蛭、雷丸为君;桃仁、红花、大黄、芒硝活血散瘀为臣;因顾其产后虚寒,佐以桂枝温经通脉;以甘草为使。诸药共起破血逐瘀、消肿散结的作用。

二诊(12月15日):连服上药五剂,少腹肿块消去1/3,饮食渐增,精神安定。此乃药证相合,药及病所,效不更方。宗上方加三棱9g,莪术9g,干漆5g,以加强祛瘀散结之力,继服五剂。

三诊(12月20日):肿块已消大半,饮食正常,精神愉快,阴道出血减少,病势欲转。守其原方加当归15g,以扶正养血,继进五剂。

四诊(12月25日):肿块继续消减,但仍能触及,阴道出血已止,守原方加大榧子12g,川楝子15g,以加强疏肝理气、消积之功,再服五剂。

五诊(12月30日):肿块尽消,未能触及,精神、食欲良好,但觉体虚乏力,此因产后病久气血亏虚,当补气血以调理善后,方用八珍汤加味。方药:当归15g,白芍12g,熟地15g,川芎9g,白术9g,茯苓12g,党参12g,陈皮9g,砂仁9g。

患者连用十剂停药,嘱其食补,数年来,连续观察,至今身体健康,主持家务,未见复发及转移证状。

按:子宫绒毛膜上皮癌根据祖国医学记载,当属于症瘕、积聚、血臌、血症的范畴。此例患者发于产后,气血俱虚,恶露未尽之时,由于情绪急怒而造成气机郁滞,局部气血运行不畅,恶露不下,凝聚而成。傅青主云:“此症或因跌闪而瘀血不散,或忧郁而结血不行,或风邪而蓄血不散,留在腹中…..”而成。

此例患者之所以能够迅速治愈,关键在于在正虚邪实的情况下,投于大剂量的逐瘀破血峻猛之剂,以攻顽结之邪,特别对水蛭、雷丸之类逐血峻剂运用,据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说:“凡破血之药,多伤气分,唯水蛭味咸,专入血分。于气分丝毫无损,且服后腹不觉痛,并不觉开破,而瘀血默消于无形,真良药也。”雷丸一药,根据《本草纲目》记载,具有“逐邪气,除皮中热结积蛊毒”的作用,以上二药,今人认为其逐瘀消积之力峻猛而比较少用,再如对大黄、芒硝能入血分破血通经的功效多不重视,因而使其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

把握病机,适时地把握病惰的转归及邪正消长的情况,恰如其分的运用祛邪扶正。此患者虽是产后气血俱虚之时,但以邪实为主,在治疗中虽攻邪必伤其正,但邪实不去,正虚难复,顾正则攻邪不力,所以必须猛攻其邪,邪去则正虚才能恢复。故在治疗初期,用大量逐血竣剂,猛攻其邪,使肿块消其大半,在虚象欲露之时,仍不减攻邪之力而加入扶正之品,在肿块消尽之时,方以扶正固本。

——本文摘自《医案丛刊 杂病论治》

赞(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